工地裸露
  一家工地揚塵“蓋住”湖南路。網友@靜宜Rebecca 攝
  全城污染
  南京河西高樓被霧霾所淹沒。劉瀏 攝
  3萬元,這是目前法規對揚塵污染處罰規定的最高限額,可這點小錢很多工地已經“不在乎了”。去年南京市環保局共立案處罰79家工地,總罰金127.4萬,這筆錢,還不及金鷹三期這一家工地的降塵設備成本。全城關註的空氣話題也是今年南京市兩會上委員代表的關註焦點,很多人呼籲加大整治工地揚塵力度。南京市人大常委會環資委主任韋昌明認為,如果說工業排放、機動車尾氣這兩項污染源的治理不得不逐步推進,那麼放任工地揚塵導致污染加劇,主管部門是連藉口都找不到的。“全市鋪開的2000多個工地,管好了效果立竿見影,市民看得見、摸得著。”
  實習生 王甜 揚子晚報記者 張可
  人大環資委主任直言
  “全裸”工地禍害方圓兩公里
  環保部門有“十條軍規”,但效果“不怎麼樣”
  在南京,“治理工地揚塵”的說法,最早在2010年進入公眾視野。韋昌明做過近3年的南京市環保局局長,去年年初卸任,當南京市人大常委會環資委主任。當年他任環保局局長翌月,就向政府打報告,提出了圍擋、道路硬化、渣土車沖洗上路、閑置裸土覆蓋等“四項標準”。“沒有這些措施,工地就是‘全裸’的,一陣風,塵土馬上就起來了。當時南京基本是這種‘全裸工地’。”韋昌明說,產生的揚塵量不好準確計算,但一家工地“全裸”,方圓兩公里之內都得遭殃。
  轉眼進入第五個年頭,“四項標準”的措施也進一步細化、延伸,升級為現在環保部門所說的“十條軍規”。效果如何?“不怎麼樣!”韋昌明自己也無奈地笑了。他透露,現在“做得比較好”的工地達到60%,但這僅是韋昌明提出“揚塵治理”設想中第一年應該達到的指標。
  他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一方面,工地搶工期,圖省錢,降塵需要設備、時間、金錢。“這些成本在招投標時都在預算之內,但是施工時,很多工地都是能省就省。”另一方面,工地的主管部門監管不到位,一有問題,環保部門還要把各方召集起來,收拾殘局。
  治揚塵不需高科技,且立竿見影
  這才是當務之急,只要各方認真起來“事就好辦”
  去年南京啟用空氣質量新標準,開始公佈細顆粒物(PM2.5)濃度,並以此為主要指標。全年共202天達標,達標率僅為55.2%,比未計算的2012年少了100多天。“包括2014年在內的未來一段時間,空氣質量不會有明顯改善。全年達標天數剛剛過半——這種水平短時間內不會變。”
  南京空氣的污染源中,有年消耗煤炭3700萬噸的石化等傳統工業,產業結構調整,並非一朝一夕;機動車每年上牌20萬輛,總量逼近200萬,油品也是逐級凈化。當近些年我們開始關註空氣質量時,才發現“問題已經這麼大了”。但要改善,卻不得不如“抽絲”一般。
  但工地不必“抽絲”。韋昌明說,一則不需要高科技設備,二是效果立竿見影。它是南京髒亂差典型代表,是老百姓看得見摸得著的,是當務之急。“抓工地揚塵不需要高科技,不要大投入,建設、施工、管理單位都認真起來事情就好辦。這才是政府真正應該做好的‘形象工程’!”怎麼做?“少點埋怨指責,多點行動。政府主動作為,企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,個人從我做起,這才是真正負責,對國家民族、子孫後代負責的態度。”
  揚子晚報記者探訪
  1示範工地
  投入300萬降塵,反襯違規處罰“太便宜”
  和南京人聊天,工地不是一個愉快的話題。因為部分施工單位對環境保護的漠視,給城市送去揚塵,自己也落得“罵名”。但有一家工地,自2011年下半年開工至今,沒有被環保部門查處一次。雖然地處市中心,但從呼吸上看,人們不易察覺到它的存在。這背後是不菲的投入。
  南京漢中路的金鷹三期工地上,將建一幢200多米高的購物中心。在這樣的大項目控制揚塵,施工單位安裝了兩台洗輪機,開出工地的渣土車,都要衝洗乾凈後,才能上路。另外兩台沖淋設備,進行土方作業時就得滿負荷運行。施工負責人告訴記者,在大樓高層施工時,如果颳風,塵土會直接進入到空中。所以,大樓外層罩上了不透風的防護網,只要內部灑水到位,就不會有塵土聚積。“這些硬件加在一起,使用成本不計,購入就超過160萬。”此外,工地內還雇了25個人,專門做路面以及其他施工區域的清潔,防止揚塵產生。這一項成本每年100多萬元。
  接近300萬元、25名工作人員,對於一個投資預算5.5億元的工程,比重不大。但相比之下,交納“最高罰款”卻顯得比較“划算”。根據2013年出台的《南京市建設工程施工現場管理辦法》,工地降塵不到位,對周邊環境造成影響,最高處罰金額3萬元。而2013年,南京市環保局共計處罰79家工地,罰款金額127.4萬——還不夠金鷹三期一家購買洗輪機、噴淋設備、防護網。所以,今年兩會上有不少聲音,提出大幅提高對不文明施工的處罰。
  2南京市揚塵辦
  今年將打違規工地的“七寸”:停工整改
  “今年對工地措施治理的力度會更大。”南京市環境監察支隊工地環境管理科科長李宗科告訴記者。南京市、區兩級環保部門牽頭,聯合城建、城管等,組建了揚塵辦。李宗科所在的市揚塵辦,已經明確最近階段工作指標:在1月30日前,全市所有工地必須100%落實,道路硬化、閑置裸土覆蓋以及渣土車沖洗三項措施。
  “去年小考、今年大考。”他引用日前工作會上分管市領導部署時的一句話。記者瞭解,環保監察人員現場執法,越來越多的採取“勒令停工”的方法。“市環保局的查處,總罰款127萬,還不算區級,但無論如何,錢還是太少了。”李宗科說,現在個別工地已經是“有降塵設備,專門對付檢查,平時也不用,一切為了利潤。”
  “停工”就能抓住“臟工地”的要害。曾有施工單位表示,停工一天損失幾十萬,規模越大損失越大。李宗科告訴記者,今年的執法措施中,“停工整改”比重會逐漸加大,或是將施工單位通報住建部門給予紅黃牌警示、限制招投標等。
  3煙花爆竹
  禁放難執行?那就控制主城區煙花銷售
  大部分情況下,普通市民是空氣污染的受害者。但僅此一點除外,每年春節期間持續燃放的煙花爆竹,在損害燃放者自己與身邊人的健康。2011年春節,南京就因為燃放煙花爆竹,出現7個污染天。
  南京市人大常委會環資委主任韋昌明向記者表示,煙花爆竹還是應該呼籲禁放。他認為,應該“面上禁放,點上開放”,也就是,主城區不准燃放,在郊區空曠地方設立幾個集中點市民可以去那裡燃放。“最主要的是控制銷售,煙花只在‘燃放點’周圍有售,這樣就自然不會滿城開花放鞭炮。”  (原標題:一家“全裸”工地,禍害方圓兩公里)
創作者介紹

家長教師會

snxmxhwlhmx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